第1678章 一枝梅_0

“还想跑!”张禹的手一甩,袖口中的玉虚绳直接飞了出去。小孩的速度是快,可哪里有玉虚绳的速度快。“刷”地一下,小孩的双腿便被捆住。由于跑的速度太快,小孩直接扑倒在地。紧跟着,整个人便被玉虚绳捆了个严严实实。张禹三个马上跟了上去,也就在这档口,原本捆住小孩的玉虚绳,忽然松开。张禹知道,这小子也会咒语,他急速也念起咒语。这玉虚绳有捆人的咒语,也有松开的咒语。小孩念得是松绳咒,张禹念得是捆人咒,一同念得话,就要看谁的修为高的。小孩的修为哪里比得上张禹,绳子跟着又把他捆的严严实实。“你、你怎样也会……”小孩直接就傻13了,吞吞吐吐地问道。“我会的东西多着呢,给我厚道点。”张禹走到小孩的身边,在小孩的身上直接来了一脚,接着说道:“你这小子,我家里人见你不幸,好意解救,管你饭吃,你居然使用她们的仁慈!妈的,简直是猪狗不如啊!”“你这个坏蛋!咱们对你那么好,你居然利令智昏,把咱们抓来。”方彤也是气愤,在小孩的身上也踢了两脚。“士可杀不可辱!你们杀了我吧!”不想,这小孩却如此说道。此时的他,情绪忽然变得非常强硬。张禹蹲下身上,将他给翻了过来,令他脸朝上。小孩闭着眼睛,大有一副闭目就死的态势。张禹轻笑一声,说道:“还士可杀不可辱,我看你是自取其辱!”“哼!”小孩重重哼了一声,也不说话。“告知你,臭小子,我若不是看在骆晨的体面上,必定就宰了你!仅仅我现在很是疑惑,你小小年纪,怎样忽然有这么大的本事!”张禹没好气地说道。“跟你无关!”小孩强硬地说道。“什么叫跟我无关,联系大着呢!”张禹撇了撇嘴,说道:“你不是不说么,我有方法让你说。”张禹说完,一把抓起小孩的腿,脱掉他的鞋子。“你干什么?”小孩有点严重地问道。“干什么用不着你管!”张禹没好气地说道。跟着,他紧了紧鼻子,摇头说道:“你的脚怎样这么臭……”“一个多礼拜没洗脚,没换袜子了。这天天跋山涉水,能没味么……”小孩还挺真实。“我说这么臭……”张禹紧着鼻子,又把小孩的袜子给脱了下来。这袜子跟脚都黏上了,都有点发硬,味能不大么。不过小孩的小脚,却是挺白嫩的。张禹随即取出一根银针,就手刺进小孩脚底的涌泉穴。“哈哈哈哈……呵呵呵呵……痒…….哈哈哈哈……你你你……呵呵呵……那个那个……”小孩直接大笑起来。他的身子被玉虚绳捆得健壮,张禹拉起他的脚,他简直都是大头朝下了。此时一大笑起来,别提有多难过,很快眼泪都淌出来了。方丫头在一旁看着,心中那叫一个解气,不住地拍巴掌叫好,“笑死他,让他用力笑,看他今后还老不厚道!这样的坏蛋,就该好好的修补他……”小丫头虽然被小孩给骗了一次,并且刚刚还被小孩给挟制,可是这丫头,一点点没有说要杀了小孩,一血心头之恨的意思。好好修补一顿,也就够了。究竟在她看来,杀人是不可的。“哈哈哈哈……哈哈哈哈哈……别让我再笑了……”小孩的声响逐渐变味,有些请求的意思。只笑了一会,人就受不了了。这种感觉,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接受的。“你要是厚道告知,我能够考虑放过你,你若是坚持不说,那里就渐渐享用吧,这臭脚丫子……”张禹说着,将小孩的脚给放了下来,手还在鼻子前扇了扇。“说……我说……哈哈哈……我说…….”小孩哭丧着脸说道。“这才对么,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张禹折腰将银针给拔了出来。“呼呼……呼呼……”小孩这才松了口气,连连喘了几声,带着哭腔地说道:“我说……”“那就说吧……”张禹漠然地说道。“不过我说了,你们不要外泄……还有便是……你们也不一定信……”小孩说道。“哪来那么多废话,你先说,说完之后,我会自行研讨是不是真的。”张禹沉声说道。“怎样说呢……我……我真的不认识那个叫骆晨的女性,仅仅觉得有点眼熟,觉得有点亲热……加上她对我很好……我上辈子没感受过母爱,所以……不自觉的,很是感动……”小孩吞吞吐吐地说道。“你上辈子……”张禹一愣。不由是他,方彤和叶凤凰也为之疑惑。“我都说,你们或许不信……我本名叫作柴一笑,是明朝万历年间的人,江湖上还有一个绰号,叫作一枝梅。”小孩说道。“怪侠一枝梅!”叶凤凰不由得来了一句。“你听说过我。”小孩惊道。“电视里看过,前两天追的剧就叫怪侠一枝梅。”叶凤凰说道。“本来我还有点名呢。”小孩撇了撇嘴。“你说你是明朝人……”张禹最早反响过来。“是的。”小孩说道。“有什么依据吗?不会是信口胡说吧。”张禹严厉地问道。“我都说,你或许会不相信了。”小孩说道。“行,那你接着说,你怎样跑到这儿来的?又是怎样跟海道人狼狈为奸的?”张禹质问道。“说起来,这就愈加邪门了……印象中,我是死在太行山……成果,一睁眼,不可思议的……就成了这个小孩……这个身体,我也不适应,并且饿的要命,都爬不起来了……幸而海道人路过,把我捡了回去,给我饭吃,对我有救命之恩……休养了一些日子之后,我牵强也康复些身手,但比之当年,必定是差得远……海道人想送我回家,由于他对我有救命之恩,我就没有对他隐秘,他教授我一些道家心法,助我赶快康复……所以我容许他,帮他得到这儿的藏宝,算我酬谢他的救命之恩,今后各走各路……”小孩照实说道。“不可思议的成了这个小孩……”听了小孩的叙述,张禹挠了犯难,对方自称是什么明朝的一枝梅,这种话,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,但看小孩说这话的时分,还真是有眉有眼。别的还有一点,不能让人不信。那便是这个小孩所表现出来的实力,如此轻功,隐然是飞贼大盗才有的。紧跟着,张禹想到一件事,那便是骆晨的儿子究竟有没有喝那种失忆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