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四十二章 较量至

接下来的五地利间中,周元与祝岳的源术较量,无疑是成为了整个外山的热门,一时刻沸反盈天,引得很多弟子重视。谁都没想到,祝岳会以这种方法来建议对周元的反击。而此举无疑是很聪明的,仅仅仅仅源术较量,谁也没办法说他祝岳是在以强欺弱。不过如此一来,周元的境况明显就很不妙了,究竟在世人看来,不论周元在修行化虚术的天分上有多好,恐怕仍旧比不过在此道上浸淫将近两年的祝岳。究竟,可以成为内山弟子,祝岳也真没幻想中的那么简单抵挡。所以,外山弟子中,不少人都是感到怅惘,若是周元输了的话,那他们也就只能再度回到祝岳那里去修行化虚术了……外山,一座小楼。一身白衣的陆风,盘坐在石亭中,天地间的源气,滚滚而来,化为白气,顺着其鼻息,涌入体内。死后有着一点破风声响起,陆风张开了眼睛,就是瞧得一名蓝袍青年立于死后,青年眼睛细长,笑眯眯的,仅仅笑脸有着一种刀锋般的感觉,让人不敢直视。蓝袍青年名为杨修,也是这外山弟子中的风云人物,在那十大外山弟子中,排名第三,仅次于陆风与顾红衣。“嘿,你传闻了吗?那个叫做周元的小子,居然要跟祝岳较量化虚术了呢。”杨修笑眯眯的道。陆风神色漠然,仅仅道:“自不量力。”杨修笑道:“看来你对他定见很大呢…”陆风神色安静,道:“他倒没什么资历让我对他有定见,仅仅此人心计颇深,成心挨近红衣,想来是欲攀上高枝。”“而最近,红衣与他触摸的次数,也太多了。”陆风眼目微垂,眼中掠过一抹寒意。“这个人,真的是有些不知趣,本来我是正告过他的。”陆风自语道。听到陆风的话,杨修一笑,道:“那这小子,倒真是倒运,惹上了你…”陆风淡淡的道:“不过眼下看来也不需要我出手了,祝岳尽管仅仅黑带弟子,但究竟入了内山,即使仅仅较量化虚术,想来也能将那小子踩下去。”“祝岳此人,也没多大本领,这些年了,还仅仅内山的黑带弟子。”杨修言语间却是对那祝岳颇有不屑。陆风瞧了他一眼,道:“你也别小瞧了他,这祝岳颇有心计,怕也是藏了不少。”他抬起头来,望向外山中的某个方向,没什么波涛的眼中,有着一抹严寒与轻视显现出来。“比及祝岳将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踩了下去,他应该就会厚道一些了吧?”“一个来自偏僻当地的泥腿子殿下,也敢和我陆风抢女性?”陆风嘴角微弯,冲着杨修道:“到时分,咱们也去瞧瞧这场好戏吧。”…这些天来,山涧中的修行却是未曾连续,周元仍旧帮着世人打通窍穴,只不过,更多的时刻,他也是沉浸在本身的修炼中。溪畔,很多弟子时不时看向周元的目光都是有些杂乱。他们可以感觉到周元的这些天似乎是在分秒必争的赶紧修炼,但这种状况落入他们的眼中,无疑是让他们觉得周元没有十足的掌握。所以这更让得他们心中悲叹连连,究竟在周元这儿,他们的修炼发展真实过分喜人了。一想到几天后将会失掉这些,他们就抑郁得很。修行完毕后,许多弟子逐渐的散去,顾红衣来到周元身旁,道:“喂,你这两天,状况有些不对劲呢。”她也是感觉到,周元这两日缄默沉静了许多,整个人似乎都是紧绷了起来,似乎是感触到了祝岳所带来的压力一般。周元双目慢慢张开,有些无法的笑道:“那祝岳修行化虚术的时刻究竟抢先我那么多,我当然得加速修行。”“临时抱佛脚…”顾红衣撇撇红唇,她犹疑了一下,低声道:“要不要我帮助,我可以找人把祝岳直接给调回内山去。”她家老祖就是洪崖峰峰主,位置极高,只需开口的话,调回一个内山弟子,确实并不难。周元却是有些讶异的瞧了顾红衣一眼,不由得的笑道:“你不是最厌烦走后门的人吗?”记住在那刚开始的时分,顾红衣就因为误以为周元是靠联系成为的一等弟子,所以对他极为的不待见。而眼下,性情自豪的顾红衣,居然乐意为了帮他,从而去走联系,这却是让得周元极为的惊诧。顾红衣闻言,俏脸也是不由得的一红,旋即她狠狠的剐了周元一眼,道:“我这是为了外山许多修行化虚术的弟子考虑,你有这个本事,天然就是最适合的人,为何要把你换掉?”“还有,你但是容许了我,要帮我将化虚术第二重修成,若是你被断定没有教训的资历,那我怎么办?!”周元笑起来,心中对这顾红衣却是多了一些好感,不过他仍是摆了摆手,道:“那就多谢你的善意了,不过此事仍是我自己来处理吧。”究竟若是依靠了顾红衣的联系,如果工作传出去,不论是对他仍是顾红衣名声都不算好。一个祝岳,还没资历将他逼到要靠一个女性去走联系的境地。顾红衣见状,轻哼一声,道:“我看你能逞强到什么境地。”不过嘴上这般说着,她心中却是轻轻松了一口气,若是周元真的赞同了她的做法,尽管她了解,但怕也是会有些绝望吧。眼前这个少年,笑起来的时分尽管很温文很美观,但那骨子里面的自豪,明显并不比任何人少。“那你好好修炼吧,我却是要看看,这么几天,你能将这化虚术修出个什么来…”顾红衣小腰一扭,就是干脆利落的回身而去,一抹红影,犹如火一般的火热跳脱。…五天的时刻,就是在这许多外山弟子的翘首以盼之下,逐渐的来到。待得第五日清晨时,一缕晨辉破开厚重的云层,照射在了绵绵的大山中,而幽静了一夜的外山,也是在此刻陡然间欢腾起来。很多道身影脚踏源气腾空而起,最终对着一座大山吼叫而去。在那一座楼前,祝岳整装出门,祝峰已是在门口等待着。“大哥今天,总算可以将之前的气尽数的讨回来了。”祝峰望着神采飞扬的祝岳,笑道。祝岳神色淡淡,他望着那欢腾的外山,双目微眯,最终有着一抹不屑的冷笑自嘴角溢了出来,他脚掌一跺,源气升起。“走吧,今天之后,我要那周元,再不敢提及化虚术三个字!”